首页 > 美术展览
“花事未了”——花艺与绘画作品邀请展
来源:本站 | 时间:2017-3-28 19:31:28 | 点击:1672

 

展览名称 “花事未了”——花艺与绘画作品邀请展 暨 苏州艺术志二周年赏花雅集

展览时间:2017年4月9日——4月15日
开幕时间:2017年4月9日  14:30
展览地点:明·美术馆(苏州园区李公堤四期15幢 2F)
特邀艺术家:吴冠南  野正寺(日本)  王大濛
绘画:姜竹松  叶鸿平  夏回  张迎春  吴越晨  易都  陶花 
花艺:兮月 大袁
主办:苏州市美术家协会  苏州艺术志  明·美术馆
承办:大易视觉艺术传播  春光明媚文化传媒  风和日丽网络科技
策展人:麻利      
策展助理:袁慧慧 袁鹄

 

前 言:

 

  大概世界上没有哪种物件,会像花一样,在人类社会中扮演着一个特殊的角色——她们生长于土壤里,却以多种形式充当着我们表达情感的媒介。早在《诗经》中便留下“维士与女,伊其相谑,赠之以芍药”的美好情愫。


  我们喜好各种各样的花,无论她生长于自然界,还是被插在花器中;也无论她是鲜活的,还是存在于意向。我们以笔墨画她,以诗词吟咏她,以我们心中理想的姿态安置她;同时又藉由这些对花的行为来表达我们自己内心想说的话。“花”,从植物自己的信号变成了我们的代言人。

 

  北宋《宣和画谱·花鸟叙论》云:“诗人六义,多识于鸟兽草本之名,而律历四时,亦记其荣枯语默之候,所以绘事之妙,多寓兴于此,与诗人相表里焉。”花鸟画,作为中国画的画种之一,以包括花卉在内的多种物像为绘画对象。在漫长的演进中,形成了以写生为基础、以寓意和写意为精髓的传统。不照搬自然,亦不是为了描绘自然而画,往往在“意”上关乎人事。画的人如此,赏画的人亦如此,在一花一叶中与人的精神和际遇关联起来,不仅有着可识鸟兽草木之名的作用,更有着“夺造化而移精神遐想”的更高层面的诉求。
 

  兴起于晚明的大写意花鸟,在精神性的表达上更强烈、更具代表性,所选取的题材与意向都更突出画家的精神指向与理想诉求。植物花卉等描绘对象,往往被抽象为或赋予一种“式”,既不是她们的物象,也非表象,却是一种有着公认精神指向的符号。


  这种“式”在插花艺术中有着更为直观的体现。插花所取之物皆是离开土壤的没有生命的枝、花、叶、果,却在人为的修剪、整理和构思、造型后,重新被赋予生命,变成另一件有精神与情绪的作品,再现自然美的同时,亦表达人的精神内涵,被赋予丰富而广博的意境与格调。因此明代张谦德在《瓶花谱》序中写道:“幽栖逸事,瓶花特难解,解之者亿不得一”。插花不仅是幽居的赏心乐事,更关乎插花人与赏花人性情的雅俗高下。


  插花是心灵和自然合二为一的过程,“虽由人作,宛自天开”。正如袁宏道在《瓶史·宜称》中说道:“夫花之所谓整齐者,正以参差不伦,意态天然”。符合东方审美意趣的插花大都崇尚自然,一枝一叶追求花枝的自然情趣,但讲究“立意取材,意在花先”。一个“意”字便道出其精髓。
 
  不论是绘画,还是花艺,皆师法自然而天人合一,寄情象内而神游物外。在与花的交往中,心灵与自然融为一体,精神境界和审美理想得到充分的表达与满足。《花事未了》,正是想把这些“花儿”置于一个空间,听她们的私语,也听她们背后精神的对话。
 
  窗外花事繁盛到难管难收,留春不住,与其空伤怀,不如在《花事未了》中缓缓行矣。

 

麻利
2017年3月

 

部分作品:

 

吴冠南  春·牡丹

 

姜竹松  荷之韵

 

叶鸿平  梦

 

夏回  笑春风


张迎春  留春令

 

吴越晨  红醉午风迟

 


易都  雨后

 

陶花作品

 

野寺正(日本)作品

 

王大濛作品

 


兮月作品

 

大袁作品

 
便民信息
开放时间:9:30-17:00(每天)
馆址:江苏苏州工业园区四季路李公堤四期15幢楼
超链接>>>>
·交通地图
·如何申办展览
·常见问题解答
美术展览更多
附件下载更多